古今镜头中的方广岩

方广岩寺位于永泰葛岭,闽江的支流大樟溪畔的一处山腰之中。始建于宋建隆二年(961年),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然而这座寺庙除了悠久的历史外,更以其险要而奇巧的选址而著称。此处原是天然的岩洞,一块巨岩悬在洞穴的上方,左右各有峭壁拱卫。故宋代的方广岩,“不载片瓦,虽急风暴雨,不能狂也”。至明永乐年间,由佛阁扩建为寺。

清人称其“岩锁两峡,横幕其巅如一片瓦。西北扆南,四山环抱,夏凉冬温,常得中候。由峡承岩以台,高一十五丈,由台至岩檐,高一十一丈。台平如砥,广三十余丈,深七丈有奇,可坐数千人。”(清乾隆《永福县志》)近代诗人陈衍则在游记中这样描述,“片石成厂,壁立数十仞,袤广数十筵 ,深十丈,浅者数丈,殆吾方广之所独也。”

所以方广岩寺历来是文人雅士访古寻幽之名胜。况永福(今永泰县)去福州不远,群山迤逦,水路便利,至近代福州开埠以后,居留福州的外国人常常到大樟溪畔郊游远足。摄影术传入之后,方广岩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最好的拍摄对象,留下了一批经典的早期风景照片。有关方广岩与摄影史的渊源,可以参考徐希景写的《鸿山月照依然在 ——循着约翰·汤姆逊的镜头再识方广寺》,已经非常详尽。

我也拿着四处搜集的老照片,到方广岩拍了几张“对比照”。在此略作分享。

黎芳(Lai Fong)的这些照片大约拍摄于1869年,是目前所知最早的方广岩的影像。黎芳自1859年在香港开设“华芳映相楼”,拍摄了大量中国的自然风景、城市景观、人物肖像照片,是十九世纪最重要的中国摄影师之一。

著名的苏格兰摄影师约翰·汤姆逊1870年到访方广岩,在他的经典作品《中国与中国人影像》中专门谈到“永福的隐寺”。在他的记录中,特别描绘了寺中僧人的生活场景,有别于其他只着眼于风景的摄影者。

福州同兴照相馆(Tung Hing)也在1870年代拍摄了方广岩。这个照相馆至今身份神秘,摄影师姓名不详,只知其大约活跃于1860年代末至1870年代,主要在福建省内活动。毫无疑问的是,同兴的作品堪称中国早期最佳的风景摄影之一。有兴趣可以看看同兴拍摄的《武夷全图》。

Juan Mencarini(胡安·绵嘉义)是中国海关的一名西班牙籍雇员,喜好集邮和摄影。他在1890年被调往福州闽海关,在福州创立摄影俱乐部,拍摄了大量福州的照片,其中就包括方广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