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个人LOGO

原来我有一个LOGO,三个叉的,红绿蓝,大约是刚刚上高一的时候随意划出来的。一直以来我都说不清那三个叉究竟有什么含义,跟我起的网名一样。大概是有一些反叛的意思吧。用久了也就无所谓, 已经成为一个纯粹的符号。看到我的LOGO,也就是看到我,网络上的我,更确切地说,在一个抽象空间中具象的我。

不过我还是对那三个叉不满意。它太过随意,只是用PS的笔刷涂鸦,没有经过良好的设计,构不成完整的图形,没有参照,也难以维护更新。怀有这种想法很久了。大约三四年前就开始。只不过是因为我懒,或者拖延,迟迟未能开工。

原来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设计也算是劳动密集型工作。难道设计不是依靠敏锐的洞察力去发现问题、缜密的思维去剖析问题、丰富的创造力和一时迸发的灵感去解决问题吗?我始终没能完成新LOGO的原因是我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核心Idea,驱使我一鼓作气、一气呵成地去完成这个设计。

结果,从前天开始动笔,到昨天下午全部完成也就不到两天而已。

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高不可攀。问题就在眼前,看你去不去正视它了。

过程是这样的:首先,原来的三个叉太散,我需要一个完形的、可以作为Icon的图形。它应该有一个能够被控制的几何形态,一种可以被把握的逻辑规则,以至于今后随着我的阅历增长还能去完善它。同时它还不能凭空产生,要与我或者至少我的某一部分具有一定清晰的关系,所以才能成为我的个人LOGO。但我也不愿完全丧失与那用了近七年的旧LOGO的联系。所以就有了:

LOGO设计过程

“Z”是我的网名首字母,可以说就是我名字的一部分;“X”就是取自旧的LOGO。组合出来的图形简单几何而易于感知,并且还有一定的发挥空间。

接下来就要做视觉上的设计了。近年来流行扁平化,微软做得最早最彻底,完全是马赛克;苹果最迟,彻底颠覆其以往的拟物设计,色彩鲜亮明快;Google最得我心,先是Holo风格后有Material Design,扁平的图形又不失体量感,其手法也不过是几道阴影和渐变,有四两拨千斤之感。

微软、Google、苹果的图标风格

配色沿用了原来的红绿蓝,添了一色选了黄,正好和chrome的配色撞了,被人一下看出来。

LOGO的三个方案

最后选的方案三,因为其逻辑最自洽。之后便是进一步润色,添加渐变、修改阴影,尤其是头一回用AI,要打参考线、对齐像素,小尺寸还要重绘,以便LOGO更专业而称职(笑)。顺便做了一个单色版以备特别用途。

LOGO最后成品

总的来说,自己对这个LOGO还是比较满意,大致符合我现在的水平。只是有点科技感太强,像互联网产品的图标。作为个人LOGO,太过于理性,少了些随意个性的感觉。这种感性的东西太难把握并准确地用图形表达出来。等我将来功力深了再做改进吧。

春节回“老家”的两三事

春节回了一趟“老家”。说是“老家”,其实是父亲和母亲的老家。我算是离了根的人,生在福州长在福州,只不过每隔一两年去“老家”待几天罢了。这次是因为爷爷要过90大寿,因为母亲家和父亲家近,顺道就两边都走了。

逢年过节,免不了要走亲戚。上一辈兄弟姐妹多,又有兄弟姐妹的兄弟姐妹,都住在不远的村里。跑来跑去,见了好多人,只有一部分记得。我妈喜欢唠叨,经常说,“认得吧,小时候抱过你的”、“小时候才多大”、“叫X姑”……然后便用家乡话聊起来,我只好默默无言,站在门口高举手机寻找网络信号。亲戚对我也有一种莫名的热情:还记得我小时候总吃方便面,一直问要不要煮一包,其实那时只不过是吃不惯那里的饭菜;我爸妈说一句我想看老东西,便滔滔不绝领我去看村子边上的一条古道和一座小庙。相比之下,我尝试伪装得看起来不冷漠,但实在提不起劲儿来。

上一辈仍然维系并相信着血缘和亲缘的关系。无论打没打过交道,只要一认了亲,就算是亲近的人了。所以父母一方的家里出了事情,我家就要出钱出力帮忙,不然在家里说不过去。宗族的家是家,家族的家也是家,家庭的家也是家。新中国几十年来的革命迅速瓦解了宗族关系,在我看来随着人口迁徙这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如今的三姑六婆也仅仅是家族内的关系,所谓八杆子打不着的远亲也已经很少了。就是这仍然维持着的家族关系下,也一直存在着许多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这一趟回“老家”,我看到好几次已经告别临走又扯住的交头接耳、大声交谈又突然小声的窃窃私语。他们维系着家族关系,又受其束缚。

到了我这一辈,渐渐不再视这种血缘亲缘关系的风俗和所谓人情为理所当然,反而显得莫名其妙和难以接受。“关系”是处出来的,基于兴趣或共同的事务,我们才有共同的话语和交流的基础。

大概我算是比较激进而不屑于隐藏这种看法的,亲戚便没有特别紧迫地询问我的生活和事业。不过有的同辈就不是这样幸运了。我有一对双胞胎表妹,虽然都比我小,已经被父辈盘算着婚姻大事了。据说大的比较“野”,整天在外面“疯”,把钱都花光了,舅舅便不管她,说她爱嫁谁嫁谁,爱嫁哪嫁哪;小的比较“乖”,舅舅便逼着给他相亲,想把她嫁给村里干部的儿子,虽然她并不情愿但也没啥自己的想法。就这样,父辈对富有个体意识而敢于反抗的女儿弃之不顾,并视之为惩罚;对乖顺听话而缺乏主见的女儿发纵指使,并视作关爱和长远之考虑。至于在子女的角度看来,却可能截然不同。

经过这一遭,我已经打算不然父母插手我今后的人生大事,哪怕一句话了。我知道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荒谬难以接受。但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了,两代人的观念已经相差太多,连生活在一起都感觉困难了。随着独生子女占据了大多数,我这一代几乎是要和家族关系告别的,到了我的下一代,恐怕连家庭关系都不再举足轻重了吧。

关于《爆裂鼓手》

爆裂鼓手

初看这部电影颇为“过瘾”。

整部电影堪称欲扬先抑之集大成者。主角安德鲁起初名不见经传,打鼓被同学和家人看不起,每到稍有抬头的时候都会遭到魔鬼导师的打击,随之又苦练技艺屡败屡战,直到最后被魔鬼导师设计陷害,前途几乎尽毁,可是主角终于背水一战,迎来大逆转。几乎从头到尾主角都处于被打压的状态,直到最后十多分钟的击鼓独角戏,所有情绪完全释放出来,酣畅淋漓。影片在最高潮处戛然而止,简直是用整部片子做欲扬先抑。

之后几天越来越觉得这片子平庸得很。剪辑炫目,但是于剧情无助,就像卖拷贝的抽搐式剪辑,给人制造一种虚假的紧张感。看上去说了很多,骨子里却言之无物。反观另一部颁奖季热门《狐狸猎手》,看上去什么也没说,但却有很多反复咀嚼才能品出的东西。

许多人把这部看作是励志电影,让我想起高二时班主任给同学们放的一个视频。讲的是一个橄榄球教练要求一个球员蒙上眼睛,背着一名队友爬行尽可能远的距离,球员自以为爬不出多远,却在教练的不断鼓舞下一直向前爬。直到他摘下面罩的时候才发现竟然已经爬过了整个橄榄球场,所有队友和他自己都惊呆了。班主任想借此视频鞭策大家发奋图强,努力读书,考出好成绩……

在我看来,那个视频和《爆裂鼓手》十分相似,励志都是浮于表面的励志。视频中的努力是盲目的,不用管去哪儿,也不关心自己的真实水平,只需要用力再用力罢了。倒是很符合高中的教育,不需要真正的智慧,只需要盲目的用功。而《爆裂鼓手》的努力,也不过是成天成夜的听录音和练习击鼓,甩掉家人甩掉女友,以至于打到鲜血四溅,其目标也不过是加大抽搐式击鼓的癫狂程度。

可见电影对“好”的鼓手的描写是多么的苍白,更不用说许多网友已经将电影中基本的音乐错误扒得一干二净了。电影中的快速剪辑就也不过是在各种特写间快速切换,并没有逻辑上的联系,来推动人物或剧情的发展,一味求快罢了。而那种“过瘾”的感觉,与爆米花电影无异。

入蜀笔记(三)

赶图期间,有时会想起在成都逗留那四五天。那时整天不是在路上,就是在筹划下一个目的地。不用考虑working,也没有游手好闲的心理负担。到处走街串巷,想起去哪是去哪,没人去的地方是最好,去过的再去也无妨,不跑了原地转两圈也挺好。简直是理想的旅行生活,一心一意地浪费时间。

关于旅行,他乡的风景是别人的生活。我曾经尝试去体会本地人在那里的生活,因为我不愿意做一个匆匆游客走马观花掠过景点。我想看一个状态,一座城市和这座城市里的人的状态。

抑或,所有人都是他乡之人。每个人都只能看到城市的一小部分,都是摸象的盲人。每座城市都是看不见的城市贵。旅行只不过是更加支离破碎的城市片段,没有经历风雨春秋变换的过客。生活在城市里又如何呢,多了些每日重复的工作、固定时刻的拥堵,和楼下的夜宵摊子、周末的购物商场。生活和旅行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所以不论我如何不堪那些景点,我始终都还是一名游客。

有人说旅行和艳遇,其实是一样的。不是换了地点换了人,只不过是换了个心情,便有了截然不同的体验。如此说来,我又不必沮丧。换一个心情便是换一种玩法,大可以在旅行中寻求生活,或者在生活中尝试旅行,多好。

小时候的动画片

刚看完日本动画《乒乓》。画风夸张而又特别,BGM抓耳,配合抖动跳跃的片头的确如传说的那么“燃”。故事骨子里还是非常典型的日本故事,主角有着不同寻常的“执念”,这“执念”既是他在人生起伏中的精神动力,也是他天赋异禀的才能。到了关键的时刻,回想起往昔的画面,想起自己的“执念”,精神为之一振,于是便潜力爆发,主角光环爆棚一波流将对手击溃。至于乒乓究竟是怎样打怎样赢的,真的不重要了。

日本的动画总是逃脱不出这种精神胜利+开挂的套路。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足球、篮球、体操、四驱车,莫不如是,现在想起来真是好多YY的感觉啊。其中尤以《龙珠》最为露骨。打到天下第一之后,就开始无尽的“打怪—开挂升级—打怪”的循环,对于究竟如何强的描述,也只是“他好快”、“他力量好强”、作惊讶脸这样的无限攀比。作者总是想让谁强就谁强,简单粗暴,毫无技术含量,不免令人乏味。

小时候的确受这些动画片感染,以为只要大吼一声就能小宇宙大爆发,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渐渐长大也渐渐发觉,这不过是可爱又可笑的一厢情愿。难怪前阵子重温龙珠铁臂阿童木,已经全无小时候的激动,只叹拖沓和牵强,频频快进。

不过这才是适合小孩子看的动画吧。相信自己,相信梦和爱的力量,永远充满希望,永远跃跃欲试……

难怪《麦兜故事》是我现在最喜欢的动画呢。大概正是给我这样上了年纪的看的成人动画(笑)。尤其记得里头的一段旁白:

“拿着包子,我忽然明白,原来有些东西,没有就是没有,不行就是不行,没有鱼丸,没有粗面,没去马尔代夫,没有奖牌,没有张保仔的宝藏,而张保仔也没吃过那包子,原来愚蠢,并不那么好笑,愚蠢会失败,失望并不那么好笑,胖并不一定好笑,胖不一定有力,有力气也不一定行,拿着包子,我忽然想到,长大了,到我该面对这硬绷绷,未必可以做梦、未必那么好笑的世界的时候,我会怎样呢?”

《麦兜故事》的结尾很妙,一下子切出动画,穿越到现实的画面,跳出小时候的童话世界,连面对一个真实的世界,也正是这时候“麦兜”长大了,说出上面的台词来。

“我会怎样呢?”不知道。之后我在听到麦兜第四部结尾的旁白的时候,差点在电影院里就飙起泪来。我希望大概就是那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