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米兰 2-1 切尔西

久违的一场淘汰赛胜利。

早上很困,3:45准时醒来,很凑巧,还没两分钟,Milito打进一球,瞬间我就精神了!感谢Eto’o的小失误。

接着就一直被压着打,不过防守很稳固,一直没丢球。一是穆里尼奥把人员压缩到中路,集中防守。可以看出魔力鸟对切尔西知根知底,放边路守中路。二是Cambiasso等一干中场的拦截,以及Lucio、Samuel的稳固防守,最大程度地限制了Drogba,尤其是Lucio,固若金汤。

下半场的丢球和进球都挺意外,不多说。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中场一直处在下风,被压制,疲于防守。这是主场尚且如此,到了斯坦福桥打客场,而且到时候Essien也该回来了,不知道穆里尼奥有什么对策。

题外话说一句,看欧冠真舒服。欧冠看球,意甲看牌。

福州为什么是有福之州

注:拜“有福之州·希望海西”手抄报作业所赐,写出这么个半原创的玩意儿。部分内容、形式模仿韩寒的演讲《中国为什么不是文化大国》。

我一直住在福州,这里空气还不错,见过一次彩虹,但没听说有人散步。

转入正题:

各位领导,各位同学,欢迎大家来到我的博客!在福州,我们大部分讲话的时候,各位领导也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大部分领导都是发福的。他们定义福,并创作出福,又把福恩赐给福州的黎明百姓。所以福州怎么能不是有福之州呢?

其实福州的福还是越来越多的。我给大家讲个笑话。“拆迁的故事已多得不胜枚举。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城市里被拆的往往是老城区的旧房子,怎么说也得有几十年的历史吧。”可是福州台江区的祥坂小学,2008年9月落成投入使用,遭遇福州市政府的中央商务中心(CBD)建设规划,即将被拆迁。除了这样一个花了纳税人1500万的学校,附近一些刚交楼只有四五年的商品房也在CBD规划区内,于是被定义为“危房”、“旧屋”,也将被拆迁。有网友创作了一幅对联:说你旧你就旧不旧也旧,想拆哪就拆哪指哪拆哪。

不过,台江区教育局局长说了,“听说这个地方会变得非常美丽,福州的品牌,世界之最的一角”,“这一片全部都要拆掉。这就是大手笔嘛!”看来,这福不仅是领导赐予的,而且还是最大最好的。

我们福州人的福实在太多了,这是一个出门都会掉进福的地方,甚至连出门都不用。三坊七巷改造、茶亭老街改造……到处都被改造成有福的地方。甚至你坐在家里上网发帖,都会被抓到看守所里改造。

正如若干年前,西门是古福州城的西大门,西湖大得漫到了湖前。虽然现在福州已经扩张得占满了整块福州盆地,但由于福州的遍地是福,福法无边,若干年后,大家的子孙,看到大家可怜巴巴的几张照片,也想不到你曾经居住在福州。这便是大家的福气了。

谢谢!

我见到彩虹了!

今日腊月廿八,晴朗、较热。下午16:44突降倾盆大雨,空气中尽是泥土也就是夏天的味道。

雨后,17:26,友人发来消息,说有彩虹。家住底层,终年不见天日。17:32,十万火急之下携相机、手机等物冲出家门。下楼,惊见东边有长虹挂于空中,大喜。遂拍照留念。彩虹渐隐,仅数分钟,17:36,消失殆尽;恨出门晚。

彩虹

彩虹

彩虹

彩虹

彩虹

2009达尔文奖

本着查尔斯达尔文的精神,达尔文进化奖用以纪念那些“为了全人类的进步、不惜自我淘汰掉”的人,正是他们的自我淘汰,才使得人类的基因库得以朝健康的路线进化。

这些人甚至缺乏最基本的常识,自作孽也算是情有可原了。评选不分种族、不分文化、不分社会团体,只要够脑残,就可以。真正的赢家至少要满足以下条件:

  • 繁殖
    要自此离开人类的基因库,即死亡或不能生育。
  • 牛逼
    要足够出人意料、骇人听闻。
  • 主动行为
    必须是自作孽。
  • 成熟
    当事人必须智力正常、神志清醒。
  • 真实
    必须是真人真事。

杀人害命:达尔文奖不允许有任何过路打酱油的人在事件中给拉去垫背。我们不欢迎谁把别人也拉出基因库,即使他们有着相同的DNA。就算是受伤也不行。

译者注:所谓达尔文进化奖,其实是依据投票排定座次,况且提名刚刚发布,数量还不是很多,排名变数仍然很大。以下内容仅截止翻译开始之时,后续的还会跟进更新的故事排名不分先后。投票地址:http://www.darwinawards.com/darwin/darwin2009.html
译者:暂不留名、夕晨夏末、kxh009

Sparkleberry 路

两名男子闯入 Sparkleberry 路的一家鞋店,掏出枪,并从雇员那里抢走了钱包、信用卡,并把他们赶入浴室。但显然脑残是掩饰不住的,23岁的詹姆斯涂了一脸金黄,自以为能顺利潜逃。
詹姆斯把油漆当匪徒头套了。不过,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油漆再容易辨认不过了。而且,油漆有毒,尤其是其中的有色金属。于是詹姆斯开始感到呼吸困难(狂顶!)干完这一票不就他就正式从人间金盆洗手了。

锦上添花的是,“伪装”起作用了。目击证人一眼就认出了袭击者。要是詹姆斯还活着,恐怕就要和他的同伙一起在监狱里当油漆工了。 继续阅读2009达尔文奖

又是一次新生

无法访问、锁日志、无通知,大巴已经阉无可阉,本人已经忍无可忍;离家出走、新域名、新网站,博客当有独立精神,好歹也是国外建站。

呵呵,大家无视以上内容……

原博客的所有翻译我都转移过来了(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导航有显示。

以后便在这里安家了。说我自己的话语,写我自己的文章。

希望是一个新生。

另:新模板名叫“Wonder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