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烟台山公园的天宁阁

有幸在参加了烟台山公园改造提升方案的研讨会,有机会体察城市演变的逻辑,及其背后多方意见角逐的过程。

研讨会上汇报了烟台山公园最新的设计方案。公园将在现状的基础上改造提升,而其中的焦点话题,自然是酝酿许久的“天宁阁”要不要上、如果上应该做成什么样。从方案中看,天宁阁将会类似于镇海楼坐落于一个如城门般的基座上,再以三到四层的楼阁,拔出烟台山的天际。其夺人眼球,不言而喻。

烟台山旧版效果图
烟台山旧版效果图,网络图片

我能够理解,一个地标对于城市历史中轴线最南端的收尾意义,对于提升城市区域意象的强化作用,以及对于政府业绩的彰显效果。在这个层面上,一个隐藏在树林里的“古烟台”,显然是无法承担这么重大的任务的。

古烟台遗址
古烟台遗址

诚然,现在的烟墩只是九十年代的一个仿制品,但这并不妨碍它已经成为烟台公园的核心标志物和纪念物。按照现有的方案,天宁阁雄踞了烟台山的整个山顶,与现状的烟墩遗址必然是水火不容、有你无我。如果选择烟墩让位,那么即使是在新建的天宁阁边重新做一个烟墩,也有被天宁阁喧宾夺主的危险,就像是天宁阁脚下的一个小香炉一般。这对于烟台山在城市中的意象是十分不利的。市民和游客会困惑,这是烟台山公园呢,还是天宁阁公园?我甚至可以想象,游客在高大的天宁阁上看烟墩,像对脚边的纸篓一样朝烟墩里投垃圾,那场面简直不能更荒诞。

那么是不是一定要一个庞然大物才能成为地标,我认为思路完全可以再开阔一些。打个比方说,如果现在在烟台山顶,有一棵森林公园榕树王一半那么大的古榕,它都能成为烟台山的地标而完全不需要再做建设。我的意思是说,地标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并不一定是建筑物。纽约世贸大厦倒了,没有选择盖新楼,而是做了两个大瀑布,重要的时候两道光柱射向天穹,那效果堪称神来之笔。

世贸大厦911遗址(图片来源:维基百科、新华社)
世贸大厦911遗址(图片来源:维基百科、新华社)

即使是做一个建筑物,是不是一定要建这么一个硕大的天宁阁,我认为也是有待商榷的。现在这个仿古建筑作为打造文化历史地标的手段,显得太保守太刻板了。方案中还提到要与周边新建的楼盘去攀比去争锋,则显得文化不自信了。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从老照片中可以看到,仓前山的天际线在清末时候,以天安堂为最高潮,是十分优美而舒畅的。现在这个天际线已经完全被破坏,尤其是福高和海军的大楼。那么再做一个天宁阁,只会让这个天际线更加混乱,作为地标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

仿古的建筑,虽然易于理解,但难以在审美观念不断演变的历史上占据一席之地。具有时代性的建筑,才能成为空间和时间上的双重地标。是不是可以用当代的手法、当代的材料,去表达和继承烟台山的历史文化内涵、彰显时代特色和前卫的审美眼光,甚至是不是叫天宁阁都可以再作考虑,这或许是更好的方案。当然这也是分考验建筑设计师的功力。

总的来说,以现在方案中这个尺度硕大的天宁阁,我认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至于会上还讨论烟台山改造的其它方面,就不赘述了。

历史文化与房地产

近日家附近挂出一面巨幅广告,口气不小,放言“谁能买下三坊七巷?”

“谁能买下三坊七巷”

“谁能买下三坊七巷?”“三坊七巷 仅9幢”

一查,原来是楼盘广告,拍下三坊七巷内的土地盖了几幢别墅,现在拿出来卖了。真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楼盘竟然取名“唐宋元明清”,对历史的粗暴消费毫不掩饰,而广告中不仅仅充满了对历史文化的傲慢,而且展示了自身在历史文化街区三坊七巷核心区内开发房地产的特殊权力,和对资本的无限青睐。至于本来的三坊七巷,现在只不过是砧上鱼肉,还剩下什么历史文化可看,呜呼哀哉!

BTW:新盖别墅号称“传世古厝”,这不是虚假广告么。

城市体验

城市越来越功能化了。换句话说,城市的功能越来越集中了——大学都堆到大学城去、文化艺术建筑都堆到文化艺术中心去;就连住的地方也是——20年前的莲岳里走出来是服装店、小吃店、水果店的人声鼎沸,20年后的山景叠院走出来就只有绝尘而去的汽车排放出尾气留你在空旷乏味的人行道苦苦盼望绕到街对面的购物中心的时间能走快一点。

终于——连走路也被功能化了。慢行走路被集中到所谓的慢行道上,我不知道这是否隐藏着另一层深义:城市的其余部分,我们就不需要慢行了吧?

PS:福州前两个月在通湖路做了第一条慢行道,铺彩色沥青,顺带吧两旁的店铺也仿古了。本想暑假亲身考察一下,还没等我回去呢,就已经曝出新闻[1][2],各种不行,开裂、积水、乱停车,建的时候居然还把树砍了。真是集脑残之大成者……

福州也搞运动会

福州要承办2015年城运会,虽然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会,但就近几年的经验,但凡是个“会”都是劳民伤财的。福州老百姓这下惨了,拆迁的拆迁,和谐的和谐,哪哪的又要挖出来翻几遍,到时候又跟戒严似的,菜刀都不让买。

另外,福州地铁一号线原定2014年建成,现在工期已经晚了,拖到2015年,估计还要更晚。这下城运会一来,肯定赶工期,现在个别站点已经在通宵作业。这地铁肯定得出问题啊,要不然就是先做个样子,运动会过去后再挖出来再修。

无论如何这么搞肯定要出问题,立此为证。

夜抄书:回答

看了铁道部的新闻发布会,现场记者众多,抢着向王勇平提问,秩序有些混乱。中途王勇平说,“你们不要着急,既然今天我来了,我肯定会面对所有的问题,而且,我不回避任何尖锐的问题,包括我可能答不出来,我就告诉你,我确实还不了解,但是我必须是坦诚地回答你们的每一个问题。请你们相信我!你们相信吗?”现场鸦雀无声。

晚上又睡不着,想如果我在现场,我有胆量喊出“我不相信”吗。我想到了北岛,几十年前他就给出了《回答》,如今竟然一样适用。真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