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烟台山公园的天宁阁

有幸在参加了烟台山公园改造提升方案的研讨会,有机会体察城市演变的逻辑,及其背后多方意见角逐的过程。

研讨会上汇报了烟台山公园最新的设计方案。公园将在现状的基础上改造提升,而其中的焦点话题,自然是酝酿许久的“天宁阁”要不要上、如果上应该做成什么样。从方案中看,天宁阁将会类似于镇海楼坐落于一个如城门般的基座上,再以三到四层的楼阁,拔出烟台山的天际。其夺人眼球,不言而喻。

烟台山旧版效果图
烟台山旧版效果图,网络图片

我能够理解,一个地标对于城市历史中轴线最南端的收尾意义,对于提升城市区域意象的强化作用,以及对于政府业绩的彰显效果。在这个层面上,一个隐藏在树林里的“古烟台”,显然是无法承担这么重大的任务的。

古烟台遗址
古烟台遗址

诚然,现在的烟墩只是九十年代的一个仿制品,但这并不妨碍它已经成为烟台公园的核心标志物和纪念物。按照现有的方案,天宁阁雄踞了烟台山的整个山顶,与现状的烟墩遗址必然是水火不容、有你无我。如果选择烟墩让位,那么即使是在新建的天宁阁边重新做一个烟墩,也有被天宁阁喧宾夺主的危险,就像是天宁阁脚下的一个小香炉一般。这对于烟台山在城市中的意象是十分不利的。市民和游客会困惑,这是烟台山公园呢,还是天宁阁公园?我甚至可以想象,游客在高大的天宁阁上看烟墩,像对脚边的纸篓一样朝烟墩里投垃圾,那场面简直不能更荒诞。

那么是不是一定要一个庞然大物才能成为地标,我认为思路完全可以再开阔一些。打个比方说,如果现在在烟台山顶,有一棵森林公园榕树王一半那么大的古榕,它都能成为烟台山的地标而完全不需要再做建设。我的意思是说,地标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并不一定是建筑物。纽约世贸大厦倒了,没有选择盖新楼,而是做了两个大瀑布,重要的时候两道光柱射向天穹,那效果堪称神来之笔。

世贸大厦911遗址(图片来源:维基百科、新华社)
世贸大厦911遗址(图片来源:维基百科、新华社)

即使是做一个建筑物,是不是一定要建这么一个硕大的天宁阁,我认为也是有待商榷的。现在这个仿古建筑作为打造文化历史地标的手段,显得太保守太刻板了。方案中还提到要与周边新建的楼盘去攀比去争锋,则显得文化不自信了。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从老照片中可以看到,仓前山的天际线在清末时候,以天安堂为最高潮,是十分优美而舒畅的。现在这个天际线已经完全被破坏,尤其是福高和海军的大楼。那么再做一个天宁阁,只会让这个天际线更加混乱,作为地标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

仿古的建筑,虽然易于理解,但难以在审美观念不断演变的历史上占据一席之地。具有时代性的建筑,才能成为空间和时间上的双重地标。是不是可以用当代的手法、当代的材料,去表达和继承烟台山的历史文化内涵、彰显时代特色和前卫的审美眼光,甚至是不是叫天宁阁都可以再作考虑,这或许是更好的方案。当然这也是分考验建筑设计师的功力。

总的来说,以现在方案中这个尺度硕大的天宁阁,我认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至于会上还讨论烟台山改造的其它方面,就不赘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