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老家”的两三事

春节回了一趟“老家”。说是“老家”,其实是父亲和母亲的老家。我算是离了根的人,生在福州长在福州,只不过每隔一两年去“老家”待几天罢了。这次是因为爷爷要过90大寿,因为母亲家和父亲家近,顺道就两边都走了。

逢年过节,免不了要走亲戚。上一辈兄弟姐妹多,又有兄弟姐妹的兄弟姐妹,都住在不远的村里。跑来跑去,见了好多人,只有一部分记得。我妈喜欢唠叨,经常说,“认得吧,小时候抱过你的”、“小时候才多大”、“叫X姑”……然后便用家乡话聊起来,我只好默默无言,站在门口高举手机寻找网络信号。亲戚对我也有一种莫名的热情:还记得我小时候总吃方便面,一直问要不要煮一包,其实那时只不过是吃不惯那里的饭菜;我爸妈说一句我想看老东西,便滔滔不绝领我去看村子边上的一条古道和一座小庙。相比之下,我尝试伪装得看起来不冷漠,但实在提不起劲儿来。

上一辈仍然维系并相信着血缘和亲缘的关系。无论打没打过交道,只要一认了亲,就算是亲近的人了。所以父母一方的家里出了事情,我家就要出钱出力帮忙,不然在家里说不过去。宗族的家是家,家族的家也是家,家庭的家也是家。新中国几十年来的革命迅速瓦解了宗族关系,在我看来随着人口迁徙这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如今的三姑六婆也仅仅是家族内的关系,所谓八杆子打不着的远亲也已经很少了。就是这仍然维持着的家族关系下,也一直存在着许多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这一趟回“老家”,我看到好几次已经告别临走又扯住的交头接耳、大声交谈又突然小声的窃窃私语。他们维系着家族关系,又受其束缚。

到了我这一辈,渐渐不再视这种血缘亲缘关系的风俗和所谓人情为理所当然,反而显得莫名其妙和难以接受。“关系”是处出来的,基于兴趣或共同的事务,我们才有共同的话语和交流的基础。

大概我算是比较激进而不屑于隐藏这种看法的,亲戚便没有特别紧迫地询问我的生活和事业。不过有的同辈就不是这样幸运了。我有一对双胞胎表妹,虽然都比我小,已经被父辈盘算着婚姻大事了。据说大的比较“野”,整天在外面“疯”,把钱都花光了,舅舅便不管她,说她爱嫁谁嫁谁,爱嫁哪嫁哪;小的比较“乖”,舅舅便逼着给他相亲,想把她嫁给村里干部的儿子,虽然她并不情愿但也没啥自己的想法。就这样,父辈对富有个体意识而敢于反抗的女儿弃之不顾,并视之为惩罚;对乖顺听话而缺乏主见的女儿发纵指使,并视作关爱和长远之考虑。至于在子女的角度看来,却可能截然不同。

经过这一遭,我已经打算不然父母插手我今后的人生大事,哪怕一句话了。我知道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荒谬难以接受。但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了,两代人的观念已经相差太多,连生活在一起都感觉困难了。随着独生子女占据了大多数,我这一代几乎是要和家族关系告别的,到了我的下一代,恐怕连家庭关系都不再举足轻重了吧。

《春节回“老家”的两三事》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