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蜀笔记(二)

从雅安的北口,追着溪水滚落的方向,沿着山峦蜿蜒的走向,穿越一段峡谷,间或有几篇稻田和玉米地,掠过三两间平房,一路向北。当地人习惯称这条线为上中下里,每天有几十辆城乡巴士往来,串珠子般联络起这几个小镇。说是小镇,其实除开公路两旁的几家小吃店、几家卖手机卡的,也没说不上有多少比村子里更繁华的。只是定期有集市,那些卖衣服被褥、买水果烧饼的,汇集到公路两旁摆开,这时才称得上热闹。除此之外,风平浪静,杂货铺的老板在里屋看电视,飞驰而过的汽车扬起一阵土灰。

我们的营地在比上中下里更小的一个镇上,远离公路,村里的几间食杂店是仅有的“补给站”。暑气酷热,工地总是煎熬,有时营地门口的食杂店里尽是我们这些妄图畅快一番的年轻人。还好有冰柜,对着悠然的山间景色将凝着冷汗的汽水一饮而尽也是相当解气的一件事。

晚上洗了澡顿觉凉爽,四周田野的虫鸣似乎很遥远,搬张椅子在操场闲坐着无事,看当地的小伙打球或是赏月,难得的安逸。

有时候几个人会聚在小店里,抓几瓶啤酒或是开了白酒豪饮,相互聊一些以后都不会记得的事情。我常常无话,只是坐在一边,四处张望,等待下一个人讲出他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