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

这个学期以来,9月、10月、11月,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感冒发烧,频繁得学校卫生所的医生都快跟我脸熟了。最近一次,至今还在吃药。起因都是咽喉炎症,发烧都是低烧,没精神,昏沉沉,一烧就烧好几天,而且一受到刺激就直飙38°C以上。所以我都不敢乱动,吃完饭就吃药,吃了药就躺床上睡。在另外的半睡半醒的时间里,我就看看电影,玩玩手机。

医生说我体质太差,应该多运动运动。我觉得也对,也不对。就这个学期而言,这次是连续赶作业,又累又困顿,喉咙疼痛,然后发烧。之前一次发烧之前的状态是非常困倦,哈欠打得眼泪都出来了,第二天喉咙就开始疼痛。而再之前一次,恰是一个周三晚上,我去操场跑了三圈,第二天一早睡醒时发现喉咙疼痛……再往前算一个月的话,八月在雅安,某天搬运钢料精疲力尽,于是又发烧了……

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频繁地发烧了。小时候,大约是小学吧,我就经常发烧、喉咙疼痛,所以在我潜意识里,发烧=咽喉炎症,咽喉炎症=发烧。那时大人说是扁桃体发炎,因为热的东西吃多了上火,还总说要把扁桃体割掉(我还想割掉不就成残疾了……)。那时候我还住在旧家的旧家,家楼下的农贸市场边有家诊所,诊所里有位白头发的老医生。老医生开药总是一长串看不懂,护士从好多白的棕的罐子取药,一张张掌心大的方纸摊开,好几种药丸包在里头,大的小的白的黄的都有,一包就是一餐药,有时候还会配一盒口服液或者胶囊什么的。老医生开的药,总是不出两餐药到病除,就算高烧也不在话下。习惯了吃药解决,吃药就跟吃糖似的。后来诊所不知怎的关了,我没在别的诊所见过这么配好药的,也没遇到过这么好的疗效了。

初中高中发烧就没那么频繁了,但也各有一次烧得严重了。

一次是初一(二?)的暑假,做FIFAM06的界面汉化,一腔热血全倾注,除了睡觉都在做。于是做完就倒下了,记得是高烧,睡觉会有幻觉,倒床上起不来那种。有两三天什么都吃不下吧,还会干呕。后来就去挂瓶,左手扎完扎右手,后来都找不到可以扎的地方了…….

另一次是高一暑假。忽然一天早晨睡醒就发烧了,祸不单行,老爸又突然来喊,奶奶在老家过世了,马上要驱车赶回去。于是我就拖着病体上了高速路。在老家就一个村卫生所,先是吃药,不管用;打针,不管用;挂瓶,不管用。看着村卫生所的大垃圾箱,心想可别染上别的什么病。反正烧是没退,反而越来越重了。到了返回福州的时候,人已经不能说话了,连喝水也不行,一喝水喉咙就剧烈疼痛。给医生一看,唉,都化脓了(PS:千万别去搜扁桃体炎的图片)。马上开挂,两天,好了。至于奶奶过世的事,就记得火化的时候,我在殡仪馆里根本站不住,倒在车里望天了。

最近一次去校卫生所,问了问具体是哪里发炎,结果跟小时候一样,扁桃体。看来扁桃体是我的命门啊。看来可真得考虑去割掉它了。

One thought on “发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