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末的一点念想

我有一个最喜欢的照片的相册,都是自己拍的。已经有一百多张。最早一张是去年寒假拍的,那甚至都不是用我自己的相机。第二张在已经拆掉了的上海新村,那是我的卡片机头一回上阵。

我时常会翻看相册,一方面享受拍出好看照片带来的成就感;另一方面,照片能帮助我回忆。照片是四维的,第四威维就是它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的时刻,不会再出现。

很可惜,我的照片仅仅从去年初开始。至今卡片机已有六千多次快门,单反也将近五千,好比棉絮之于枕头,多得以至于让我相信这一年半远比我活过的更长久;而相比之下,高中的前一半时间仅有一些破碎的记忆,显得多么虚无缥缈,让我更加怀疑其中有多少是自己的臆想。

我从不删除聊天记录,包括手机里的短信也备份了存进硬盘。这简直是颠覆性的:千百年来人们的谈笑吐息都不过化在天地之间,如今却能够固定并永久地保留下来,成为自己与世界存在过的证据。

人们是那么迫切地寻求存在感,“到此一游”的涂鸦,在镜头与背景间站定的纪念照……我的照片却似刻意避开,只见“风景”,鲜有“我”的痕迹。如果非要说这是对所见世界足够细致和偏执的观察的话,那它的另一面就是对自我存在的视而不见了。这实际上是一种割裂。现在看来那些照片竟反倒不如同行者简单的照片来得更有意思。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确是如此,还是我又多想了。

4 thoughts on “暑假末的一点念想”

  1. 我缺相反.喜欢删聊天记录.风景照好,但人物照我不喜欢.所以我也不喜欢被别人拍照.

  2. 我拍照都不喜欢镜头里有人, 或者人很小我也比较喜欢, 当然除了去音乐节拍的那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