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里的最后一天

下午起了风,愈加觉得冷了。

就要放假了,没有心思上课。楼下人声鼎沸,是高二和初中的朋友们在叫卖,姗姗来迟的科艺节,还是擦肩而过;有电视台到场,校长向着镜头推送他的陈词滥调。

耐不住诱惑,下课遛下操场。年轻人精力旺盛,锐不可当,齐刷刷站在课桌上吆喝,不要钱地卖。

看到了一台550D,这不算什么。上次运动会那家伙背着个硕大的相机包,手提一台南瓜大的摄像机,观察了一会,合计D5000+70-300mm又长又黑又粗一台;D90带手柄一台;摄像机一台;提三脚架的跟班小弟一个。富二代。

太阳落下去,终于等来了放学,老师的新年礼物是潮水般的练习卷,外面的风更大了。回家路上较往常更堵了许多,大家都在赶时间,奔往下一个新的开始。

接下来又是一段大拆大建的时期,街两旁的景色在倒退,一切都蒙上岁月的陈迹,仿佛如同过往的一切,只存在于记忆之中。有时候我很难想起你是什么样儿,因为那过去了的,就再也没出现过。

过去的一年是全新的一年,因为它绝不会有第二次。下一年亦然。

《新年里的最后一天》上有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