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

大清早的,第一次进电影院看诺兰的电影,这不得不让我再提高警惕,因为不同于在电脑上看:随时可以暂停、倒退。到了影片最后半小时,我竟出现头疼的症状,这知道我回到家几个小时才逐渐消退。看诺兰的梦确实费脑子,幸亏我现在还能记起大部分情节和细节,据电影里说人做梦时大脑运转可以达到平常的二十倍,要是能手动调速就好了。

谈诺兰的时候我总要把《失眠症》排除在外。这部电影整体感觉就像帕西诺演的另一部《致命人脉》一样,不过是好莱坞流水线上常见的及格作品,后来得知诺兰在此片中颇受限制,连剧本都不让碰,其水准远低于诺兰的其它作品也就不奇怪了。我愿意将诺兰的作品分为两类,一类是《跟踪》、《记忆碎片》和《致命魔术》,在这些影片中,诺兰都采用了相当复杂的叙事结构,打乱时序而内在逻辑有条不紊,告知观众的信息有限而精准,如沙漏一般。而另一类,《蝙蝠侠前传》两部,以及这部《盗梦空间》。我把这三部都看作是大片,真正瞄准票房而来,有别于前一类的文艺气质。诺兰在这三部中采用的都是线性叙事(《盗梦空间》开头的一点倒叙不算),对于观众理解剧情的难度大大降低,而不变的是紧凑的节奏,以及大量埋藏在对话和道具里的细节,无一不推动情节发展,对于观众,要记忆它们也是十分费神的,也难怪我会头痛。

至于这部《盗梦空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如梦似幻”对于它就是一个写实的词汇而没有参杂任何文学的夸张。

以下开始大量剧透,虽然我现在认为剧透不影响观看这部片子的感受,而且我还打算看第二遍,不愿被剧透的人还是回避吧。

我只想讨论结局。

结局是作为图腾的陀螺在桌子上旋转,看上去将将要倒,可一直就是不倒,又看似要倒,屏幕一黑,影片结束。那么Leo饰演的Cobb究竟回到现实与孩子团聚了吗?(在梦中陀螺是不倒的,以此区分。)网上有人说片尾还有内容,我看的时候字幕没几秒就被掐掉了,后来上网看视频也只有演职员表等字幕,又听说字幕中有陀螺倒下的声音,我听了,模模糊糊,很难判断。

但是我相信Cobb的现实就是现实,他确实回到家见到了孩子,而非又一层梦。“一切都是梦”这种做法在《预见未来》里见识过(貌似《哆啦A梦》也是这样的结局),这种伎俩可以说完全架空了之前所有的故事,既然如此,岂不是想怎么扯淡就怎么扯淡,观众感觉就跟被耍了一样。电影是来造梦的,是观众的现实的外延,如此结局,岂不是相当于愚人节恶作剧?还不如让观众睡一觉真做一个梦来得有意义。在我看来,这样的结尾是任何人讲任何形式的故事都应该避免的,而诺兰岂会做这种事。况且以整部影片剧情理解上的难度而言,故弄玄虚不是诺兰要干的事。IMDb上有人看了三遍,发现Cobb的婚戒是区分现实和梦境的关键,我认为十分靠谱,这种细节正是导演喜欢的,他绝不会放过。

诺兰的电影总会让观众在谢幕之后产生一种对现实的不真实感,个人认为,他之所以这么剪辑最后一幕,正式如此用意,就像他在处女作《跟踪》的结尾所作的一样,他要让观众回忆,回忆整部电影,包括所有桥段、所有细节,去探讨、研究、怀疑,换句话说,诺兰是最高深、最晦涩也最牛逼的装逼范。而我们如此热烈地讨论,正中其下怀。

2 thoughts on “盗梦空间”

  1. 看完电影再来评论。

    这部片子的思路应该来源于Matrix,并没有太大新意,只是复杂了一些。我只是很倾佩nolan把握情节和节奏的叙事能力,这和他之前惊艳的叙事方式相比,是另一个亮点。

    情节方面,不必太过复杂,那些讨论细节什么重力的实在是蛋疼,差不多懂了就行了,庸人自扰。最后的陀螺我也认为是倒之前被掐了,导演故弄玄虚。

    我在电影院一直等到字幕结束没有其他东西。

  2. 我这里的影院直接掐掉字幕了,败人品。

    据说字幕到后半段出现那首kick前播放的音乐,意思是导演要给观众kick啦,也就是nolan用这部电影给观众inception了,呵呵,挺有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