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

冬眠     夏宇

我只不过为了储存足够的爱
足够的温柔和狡猾
以防 万一
醒来就遇见你

我只不过为了储存足够的骄傲
足够的孤独和冷漠
以防 万一
醒来你已离去

看上去,似乎是很矛盾的一首诗,既骄傲又怀揣着爱,既温柔又冷漠。“我”说,“醒来就遇见你”,“醒来你已离去”,那么“你”到底是谁呢,是“我”的谁?

“遇见你”,也许你我并不认识,或者并不相知,我不知道我等待的是谁,我只是等待,虔诚地等待,等待遇见你的那一天。

“离去”,你是从哪儿离去,从我身边离去吧?我害怕你的离开,我怕我会支持不住,我会崩溃,所以我要有心理准备,我要给自己一颗坚强的,承受得住寂寞的心,以防万一……可是,既然害怕失去,这个我,又为什么要骄傲,要孤独要冷漠呢?难道这不是驱赶吗?难道不是应该去珍惜去守护吗?也许只是我为不温柔,没有给出足够的爱的辩解吧?

又或者,你本就不在我身边,我们只不过是朋友或者保持某种微妙的联系,我只是忽远忽近凝望着你,可是你浑然不觉。我以情感中卑微的奴的身份,在不为人察觉的一角,步履沉重。我调动自己的一切知识与想象力,去计算分析你的一切细微举动,去猜度你的一切状态。我明知自己病入膏肓,无药可救,毫无希望,这一切的妄想不过是我的大脑活动的结果;可是,我也不愿放弃你的的存在,不死心也不绝望。

这看似对立的邂逅与失去,不过是我分裂的两种状态下的两种观望,他们轮流出场,轮流占据思考的空间。

而这读诗的我,现在的我终于可以透过诗中的“我”,看到过去的我是何种状态。

《冬眠》上有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