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变,人在变

有一回和同学Ray喂鸽子时,她突然说,”和平鸽在飞翔,但战争还在继续”,也没有再接下去说。当时我笑了,这话里,俨然一颗初涉成人世界的童心。想起来,她之前有一回突然发短信说,”全球变暖必须被广泛关注!强对流天气发生在福州的十一月实在太反常了!”呵呵,也是一副稚嫩的语态。

我说这么个事儿的意思不是要说我有多成熟,恰恰是我忽地就感叹自己老了,一点童趣也没,没那股可爱劲儿了。想起来我初中时,刚刚知悉一丁点世界的阴暗之处,随即就成天忧国忧民、苦大仇深的样子。仿佛睁开眼,中国没有了明天;闭上眼,中国连昨天都没了。了解深入了才觉得,夜愁到明,明愁到夜,也愁不出个民主自由来;当下还是锤炼自己,冰冻他个三尺先。后来我就变了,少了冲动直接、热血沸腾,多了老成圆滑、冷静婉约,有事先动脑不动口,也不可爱了。我蜕变了。

想起另一个同学,在大伙看来她永远天真可爱,甚至是幼稚的,兴奋起来雀跃三尺,大笑起来五官都挤到一起。可有一天,我看见她穿白色衬衫的校服,紧身的黑长裤,单肩背的是白领气质的包。诧异,当时我就是诧异,反应不过来。若她就这么蜕变成这样了,我该怎样颠覆自己的记忆呢。还好后来就恢复正常了。

前几天在放学回家路上碰见多年不见的小学同学,他头发长了好多,差点没认出来,都走过了才回过头来相认。然后也就是打了个招呼就又各走各的,虽然久别重逢我很高兴,但是又能多谈什么呢,大家都变了,隔了一层厚壁障。

那要是Ray有一天也像我一般蜕变了呢——看得出她的话里有对社会热点的好奇。又是不知所措?佛家说诸行无常,那又究竟该怎样理解,并成为我所接受的哲学呢?我无法在对比过去和现在的我中获得哪怕一丝的线索。

但愿Ray能一直保有那份童心,和那看见小萝莉小正太时的呵呵傻笑。

6 thoughts on “世界在变,人在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