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近来总在回忆,那些忘不掉的、忽而又记起的,历历在目;但有时,却怎么也记不起一些人的模样,记不起我做了什么。这记忆到底于我为何呢?

记忆总是片段的。

似乎我们的大脑有不受我们控制的自主意识,偷偷选择它认为有意义的部分,在我们不知不觉时把他们埋藏、冷冻起来。一旦什么事触发了它们的开关,尘封的记忆便又忽地呈现在眼前,一幕幕如在昨日,于是便称为“闪回”。

这具有自主意识的大脑也是自私的。它从不记录那些毫无意义的、却又占据我们大部分生命长度的望着窗外的时光,于是记忆抽离、拼接,漫长的岁月压缩成绚烂而有质感的胶带。人们感叹时光飞逝、白驹过隙,原来只是我们并不总能对过去感同身受;而是当下。当下正是我们所思所想所存在的。

也正因为这些记录下来的片段是有意义的,人们便在其中搜寻与当下现实的情境,寻找来自过去的帮助,尝试提取出对当下抉择的指导。回望那些过去的、擦肩而过的美好,希望借此自省:珍惜现在,以求将来无悔。

然而记忆是会骗人的。它们自从被选中的那一刻起,就贴上了揭不去的时间的标签。它们永久地固定在你记录的那一刻,带着那里的色彩,那时的风景。甚至,那个不受控制的大脑为了它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移花接木,偷梁换柱。你以为找到了你所要找的记忆片段,触景生情,然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记忆不会更新,记忆只是在它的时空。此时所感非彼时,自然不能获得丝毫裨益。你再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了。

《记忆》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