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与私人情感

上周看《玉扣纸》时,有位观众提出电影里多是导演自己对家乡的感情,而对我们这些观众触动少了些。我也说,“在这种十分私人的影像中,批评和褒扬都没有多少意义”。导演在面对问题时也十分尴尬,前面的日志中也有提到,故不赘言。

我把这看作是私人情感放在公众领域下遭到的挫败。

英语课曾让我们用英语口讲,我介绍Oasis,还放演唱会视频,应者寥寥;班会介绍好文章,我选读“大名鼎鼎的希区柯克”的微型小说,全班竟无人知晓,再提起《西北偏北》,皆言闻所未闻,当即浑身瘫软晕倒在地不起。所以我后来在音乐课上就播放《Love Story meets Viva La Vida》的视频,这就算打通地心找到地球的另一端也会有同好,况且放上一张 Taylor Swift 的裸肩靓照还引来众人哄抢。

我发现,在不同的环境中,私人情感的外延也会发生改变。也许在 LOFT 里,甭说 Oasis 这样的大牌,就算放 Kasabian 也会有人响应。

上面说到的破事儿都有个共性,就是皆为推荐。经验告诉我,将赋予了私人情感的东西推荐出去,应当慎之又慎,否则回过来淡漠茫然哀怨无辜天真装傻的表情可不能怪别人。所以我总是审慎地分享我的喜好,同时做好心理准备,即使谁把我听得双目垂泪、身心陶醉的歌曲说成不知所谓我也能淡定面对。

其实我想说的是另一个共性——我真正想说的——面对面交流。LOFT的观众既然来了就不好意思也不方便脚底抹油;同学上课坐那里就是屁股钉钉,不能不看不能不听。没有了选择的自由就缺少了投票式的乐趣。

而在互联网上我就没有这个顾虑。Google ReaderTwitter,想推荐就点“分享”,想分享就用“RT”,顺手牵羊、顺水推舟,啥也不费,轻松愉快。对于读者来说则是更大的完全的选择自由,想了解就选“关注”,想关注就点“follow”,随时可以“取消”,随时可以“unfollow”。这就是互联网的伟大的自由精神了。按理说我的推荐、我的分享也是我的私人情感,可我从来就不用担心招致白眼红眼蓝眼,诸位看官爱看不看,不看走人。正是如此之大的信息选择的自由度,才爆发出臭味相投的豆瓣、平实交友的非死不可、新闻爆炸的 Twitter,私人情感不再是偏安一隅;在互联网上,私人情感的外延被缩小,再缩小,小之极小,除了你的隐私,都可以自由抒发,都可以在上找到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记得博客刚在大陆兴起时,有种讨论,争议是否该在博客上写日记,有人说这是隐私就该自己留着自己看着乐去。要我看,你爱爱写不写,爱理不理。我这博客也是这样,就这么着了。

《互联网与私人情感》上有5条评论

  1. 诶,我也深有体会啊,很多时候在班上说些什么人名啊地名的,他们回复我的都是一个表情、一个问句:你在说什么?。我只好回答没什么

  2. 没办法,咱那破学校,有水平,有品位的人太少了,他们都喜欢那些低级肤浅的(好吧,在我看来是,他们却认为是宝的)。
    Taylor Swift 这名字在我们班,你不知道我是花了多少口水,才让几个女生接受她的。开始听她的歌德。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