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活着就老了

读完冯唐的文字,就像打了鸡血,想立马找个居委会大妈当街骂一通。

原本我还想翘课狂奔二十里到上杭火灾现场,抬起新买的三星相机,直立趴下横躺侧卧,连换十几个姿势,狠狠地记下败屋旧舍的娇颜玉体。况且“阳春召我以烟景”,楼下那杂草都长出来了,我们这些杂种居然还没翻出墙,却在这里上课!现实哪样都不让我干,逼得我去抄写英语化学报纸考卷交通安全,脸部再挂上几根头发要剪、命根要短的愁丝。于是我就只好“大块假我以文章”,撒开了去写看完冯唐男根码字春宫后的一点思想发飙。

说到码字,终得码出个型来,要不整出个春哥凤姐吓走狼友美妞三五个就不好了,败坏世风德行!

这里的型就该是写塌的笔、码出的字吧。

冯唐简直就是玩弄文字,笔锋剽悍,嬉笑怒骂间,脱口不离情色美女胯下阳具。然而也能蹦出几句几段金玉良言,深得我心。说话要靠谱,要有据,就拿《距离》中的一段来说:

而心理上的距离需要保持。在保持的过程中愉悦心智,在生命的尽头脱凡入圣。爱情和感情是不完全一样的。梦归梦,尘归尘,土归土,情人是要梦的,老婆是要守的。黄脸婆永远是黄脸婆,梦中情人淡罗衫子淡罗裙,总在灯火阑珊处。可是走近些,挑灯细看,灯火阑珊处的梦中情人也不过是另一个黄脸婆。

这段不免让我想起梁文道在《我执》中所说,“暗恋一旦转明,悲剧就不可避免了”,冯唐的文字不过是犀利些罢了,讲的还是一样,一样的靠谱,这点本人可以用亲身经历证明。

说到《我执》,我一直非常喜欢里面细腻委婉的文字,絮絮叨叨,念念不忘。然而要是冯唐笔下忽然跳出三五行柔光倩影,庭院深深,小巷幽幽,照样打通人任督二脉,惹得人心里小鹿乱撞。就拿这《女人文字》的散文来说:

散文是浅浅深深的聊天。
小酒吧里光线昏暗,没有相思入骨,没有海枯石烂,手里一杯“蓝色记忆”,眼里的你简单而平静。可以谈昔日情网,也可以谈小时候的风筝。爸爸老了,时常和他一起洗洗菜做做饭比和一些男孩空谈感情更加有益身心。结束时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一声“多保重”就像聊天的那句开场白:“最近还好吗?”

时常我会反过来想,我们成天聊啊聊啊聊啊,到底都干了些什么?现在有答案了,大概就是散文吧。

《活着活着就老了》上有10条评论

  1. ..都会老的。

    但是你活着,在不在点上呢。——

    还是就白白的来趟。——

  2. 啊啊啊,说到《我执》,为什么你不借我却借别人了,石头布公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