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达尔文奖

本着查尔斯达尔文的精神,达尔文进化奖用以纪念那些“为了全人类的进步、不惜自我淘汰掉”的人,正是他们的自我淘汰,才使得人类的基因库得以朝健康的路线进化。

这些人甚至缺乏最基本的常识,自作孽也算是情有可原了。评选不分种族、不分文化、不分社会团体,只要够脑残,就可以。真正的赢家至少要满足以下条件:

  • 繁殖
    要自此离开人类的基因库,即死亡或不能生育。
  • 牛逼
    要足够出人意料、骇人听闻。
  • 主动行为
    必须是自作孽。
  • 成熟
    当事人必须智力正常、神志清醒。
  • 真实
    必须是真人真事。

杀人害命:达尔文奖不允许有任何过路打酱油的人在事件中给拉去垫背。我们不欢迎谁把别人也拉出基因库,即使他们有着相同的DNA。就算是受伤也不行。

译者注:所谓达尔文进化奖,其实是依据投票排定座次,况且提名刚刚发布,数量还不是很多,排名变数仍然很大。以下内容仅截止翻译开始之时,后续的还会跟进更新的故事排名不分先后。投票地址:http://www.darwinawards.com/darwin/darwin2009.html
译者:暂不留名、夕晨夏末、kxh009

Sparkleberry 路

两名男子闯入 Sparkleberry 路的一家鞋店,掏出枪,并从雇员那里抢走了钱包、信用卡,并把他们赶入浴室。但显然脑残是掩饰不住的,23岁的詹姆斯涂了一脸金黄,自以为能顺利潜逃。
詹姆斯把油漆当匪徒头套了。不过,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油漆再容易辨认不过了。而且,油漆有毒,尤其是其中的有色金属。于是詹姆斯开始感到呼吸困难(狂顶!)干完这一票不就他就正式从人间金盆洗手了。

锦上添花的是,“伪装”起作用了。目击证人一眼就认出了袭击者。要是詹姆斯还活着,恐怕就要和他的同伙一起在监狱里当油漆工了。

负债累累

两个银行劫匪准备炸掉ATM机,提一大笔现金出来。不过他们低估了炸药的威力。爆炸瞬间,墙倒楼摧,还好那里除了他们俩就没人了。

于是一个劫匪被送往医院,头部严重受伤,不久就见上帝去了。调查人员最初以为他的同犯已经跑掉了,却意外地在十二小时后挖出了他的尸体。

而这两个劫匪也不完全是穷光蛋,他们准备用来逃跑的车是一辆宝马。

三思而后尿

I-95大道,南行的车流慢慢挪动着。肖恩蒙特罗刚刚和三个朋友离开庞帕诺海滩的一家酒吧,而现在,他们也堵在这了。喝多拉多,肖恩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放水了。“我得撒泡尿。”
车停了下来,于是这位水缸满满先生爬出车厢,手撑在矮墙上,一个潇洒的侧身逾越动作……于是65英尺的自由落体运动,挂了。“我估计他以为那里还有条路,不过……”警方如是说。空荡荡的汽车就这样摆在高架桥中间。

他的母亲说出了她的想法。“肖恩并不总是这样。他沉醉在自己的魔力中,就像他的父亲。“虽然是个悲剧,但它验证一句老话:三思而后尿!

田纳西之尿

在离田纳西州立大学大约一英里处,一对醉醺醺的哥们缓缓走来,爬上隔离变压器的铁丝网。其中一哥们爬到变压器顶上,居然就站在变压器上解开裤带,撒起尿来。于是电流经过“水柱”、经过“那家伙”流入他的身体。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居然就是为了“冲刷”变压器上的一只黄蜂。不用说,黄蜂是被他搞定了。他也没活多久。

电锯惊魂!

达尔文说,万事相互关联和影响,这是骗局还是城市传奇? 请看下面这个故事的评论:

(2009年6月27日,纽约)一场严重的风暴强烈摧毁了输电线,致使1万7千的家庭无电可用。Mieczyskaw Mil,64岁,是个相当活跃的老头儿。在他之后的家庭只有17户,因此他家也是最迟恢复供电。断电7小时后,Mieczyskaw Mil 终于按耐不住了。

看守电缆的消防员再三要求他远离此地。“咱可是按章办事,该做咱可都做了。”公共安全专员迪克马丁科维奇说。但他们面对屋主的突然暴走还是猝不及防。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午夜,老头从家中提出工业圆锯一把,脚套塑料袋,随风潜入……他站立在一个水坑里,准备锯断那条垂挂在电杆下的电缆。不仅没有成功,电缆还缠在了他的身上,随即一阵噼里啪啦。尽管急救人员在切断电源后的第一时间前往,但老头早已经在电光火石中“香消玉殒”了……

其实故事很简单。老头不听劝告,一意孤行,视水坑为无物,终于成功将自己踢出人类基因库。说句真心话,我们可得谢谢 Mil 老头。

我跳,我还跳

格林斯伯勒城的大雨下了两个多小时,4英尺高的积水淹没了道路,车辆不能通行。Rosanne Tippett,50岁,可不怕这些。她跳上她的小摩托,顶着暴风雨就冲了出去。据她妈妈说,她决定冒险回家前,还去便利店喝了点酒。她打电话回家说:“妈,好歹我的车也是俩橡胶轮胎,没问题啦。”

在北卡罗来纳购买电动车不需要许可。
两年前 Tippett 就因酒后驾车而被定罪。

公路巡警包括她回家的必经之路在内,多条被淹的道路。但她右拐想绕过警官和障碍,却突然失去控制,掉进了暴涨的水流。警官从他的车上取来绳索,把她从水中拉了出来。

然后警官对她进行问询,大概是问她为什么完全无视路障,飞一般地要冲过去呢。警官回到车上呼叫救援的时候,Tippett 趁机又跳回汹涌的流水中!

等巡警准备再次将她打捞出水时,已经为时已晚。据她母亲猜测,当时她应该是想把掉入水中的摩托车救回来。“她爱那辆车。”

帽子戏法

我们的系统认为15岁就来争夺这个奖未免太早了些,不过下面这位可是例外。一天晚上,一对夫妇和他们15岁的儿子正举着业余无线电天线。而他们之中居然没有一人看看周围的环境。没有看到头顶电线的存在,三人缓缓拉起天线,忽然兹拉一声!三位达尔文奖候选人诞生了。
“我对他们不幸的遭遇感到十分遗憾,”当地消防局长说。“这就是一瞬间的事。”然而,很难说这是意外。三人就算再怎么着也该有点常识。

作为读者从此要当心头顶的电线了。我们感谢55岁的梅尔维尔,49岁的安娜和15岁的安东尼提醒我们不要站在电网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止痛药

Lucas William Stenning 32岁,6个星期前承认故意侵犯他人。10月26日,他的指控则被驳回。驳回指控的原因是……他已经死了。

有种说法是,10月17日下午他被撞倒在路边,在救护车上不治身亡。

更确切的消息,警方称一名32岁男子计划要制造一场意外,来骗取处方药。该计划是这样的:跳出车窗,受点伤,去医院,拿处方药。结果计划失败,主谋 Lucas William Stenning 就此见上帝去了。

说的比走的快

后座司机小心!Tamera B 受够了她男友的龟速驾驶,开始怂恿他提速,好让自己及时上班。她开玩笑说就连走路都比这快。为了证明这点,她打开卡车门,伸出脚,着地,然后,死亡……警长办公室的代表说,事件发生时,卡车正在高速行驶。

她被裁定为意外身亡。

策略失误

我曾是第八十二空降师的一名二等兵。所在的部队当时在加尔维斯顿例行训练。在训练任务之前的简介时,强调的各类事项中就提到说,有许多未经训练的家伙开车来往于此,不论昼夜,而且什么交通工具都有,通常都是些大家伙。

训练中,教官还提醒我们,夜晚睡觉树林中一定要睡在大树下。开车的人难保说有没有带夜视装置,或者是否就是路痴。睡在大树边上至少能确保见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即便是误入树林的人,开车也会避开大树。

这个提醒正是有鉴于前不久的一桩事件。一位陆军少校被分配到我们这边,来做监控指挥;某天晚上,他决定睡在一条他认为无人通行的老道上。也许是开车的人在黑暗中拐错了弯,亦或者是他抄了不知什么地方的捷径,反正他发现自己走在一条路上。他径直前进。

那位少校的播音接线员从睡梦中醒来——在路边几尺远的大树下——却发现BOSS的尸体。那馊主意要了这位受过高等教育、受到国会的委任、数年丰富经验、包括教导新兵睡觉要远离大路的少校的命。

他被宣布为DRT(当场死亡)。

愚人的黄金

单身彩票代理人 Pravin Kuse 和他的兄弟住在 Vasai。他在不远处有一废弃的100年的老房子。

有传说那个金罐被埋藏在在彩虹的末端,但 Kuse 却梦见古老的金罐实际上被埋在他的房子之下。他便跟着梦迹开始挖掘。他告诉他妈这个计划,要她不要走漏风声。

每天吃完午饭,他就带着铲子挖掘楼梯之下的宝藏。邻居竟然对这个15英尺深的地下隧道毫无察觉。他还标新立异,甚至在遥控玩具车上安装手电筒来照明。

有一天,这位32岁的彩票代理人没有回家,亲属便报告他失踪。警察来了之后发现楼梯下方的土壤——因为靠近海——塌陷成一个15英尺的隧道,旁边的墙壁也已经塌陷。他的尸体在数小时之内被从废墟中被挖了出来,随之而起的还有那把铲子,以及伴随他在黑暗中摸索的创新手电筒。

彩票销量涨了。

在寻找金矿的过程中,Kuse 可能没有爱尔兰人的运气,但他确实有赢得达尔文奖的运气。

错过巴士

加拿大魁北克市,一位24岁的女子“成功”搭上了她的巴士。这名女子手拿易拉罐,闯入限制区域,摇旗呐喊,要拦下准时离开的巴士——她还没搭上去呢。她自以为选择了最显眼的位置,但没注意到巴士正要急转弯。

一位资深司机作证说,那种情况下全是引擎的声音,啥也听不到。这名女子就这么倒在了车轮下,祸不单行,就算是最近的医疗力量也无法及时赶到。

你说除非自寻死路,谁会跑进限制区域,往轮胎底下钻呢。这么说巴士公司不加强安全防护也是有道理的。有人说妇女就不该出现在停车场。

虽然没能搭上拥挤的巴士,这位女士却拥有了一辆“回家”的私人灵车。

一落千丈

Jake 爬上 Saddle 山山顶,在那里他告诉朋友们,他计划从崖面滑下山。他将在停车场或者下面的小路与他们汇合。

大多数人很乐意围观这样的冒险,却忽视了危险的存在。18岁的 Jake 最终决定滑下上千尺的悬崖。他成功滑下了山崖——像一块烂石滚下1000英尺,尸体在一个陡峭的山谷里安息。

朋友们当时就震惊了!“我们很震惊,”他们说,“因为他经常这么干,还干出一脸微笑。”由于危险的地形,搜救工作人员无法到达尸体处,直到36小时之后 Clatsop 县救援队和 Portland 山地救援队赶到,他被确认死亡。

坚果石灰洞

和其他达尔文奖的获得者一样,美国 John J. 的故事同样能够告诫世人。

坚果石灰洞,1960年发现时因其褐色的泥土而命名.这自然形成的温暖的洞穴狭窄而幽长,深1400英尺,有许多通道,开口有房间那般大小。要探索这个洞的奥秘,探险者必须具有一定的经验,或有向导带领。先前曾发生6次探险者被卡在洞穴中的事故,所以2006年起开始有以上规定。

无论从哪方面看,26岁的 John 都是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探险者。他过着冒险家般生活,探访过比坚果石灰洞都大得多的洞穴。John 虽然意识到危险,但也许他的经验令他有点过于自信。一次他随队伍进入洞穴,他偷偷离队单独行动。在一个难以通过的狭道,地面凹凸不平,不得不东扭西扭着身体,他找到了一个地图上没有的地方,于是想要将其庞大的身躯挤进这个洞口。

探险者都知道,当遇到一个狭窄的通道时,必须先试探一下,最安全的方法伸出脚,因为脚更容易收回来。John 头朝前,爬向洞穴,他一蹬腿——终于是卡在了洞口。

很快他被发现了。坚果石灰洞这地方小的可怜,不会失踪太长时间。总而言之,有137人参与了救援工作,使用了包括空气动力工具、滑轮绳索系统在内的各种办法解救他。尽管尽了最大努力,但是洞穴太小解救失败。John 就这样夹在那,什么也做不了,生命迹象渐渐减弱。

26小时后,他终于见上帝去了。

John J. 并不是第一个遭殃于此的人,但他是最后一个。令许多人震惊的是,洞口于2009年12月3日被混凝土永久封闭,也永久埋葬了洞穴。洞穴探险家原本希望当局只封闭John遇险的那部分。

发现该洞穴的 Dale Green 说,洞穴探险就像登山,说有多安全就有多安全。

床湿湿

路易斯安那州的 Devan LeAnn 和一男性朋友一起前往埃尔林湖。最近的一场大雨造成水位暴涨,他们决定趁着“天公作美”,驾驶着“床垫号”远航。

不过那是泡沫塑料床垫,而非充气床垫。想象一下,泡沫塑料遇水会怎样。孤帆远影碧空尽?据她的朋友说,Devan LeAnn 就这么伴着昏黄的落日缓缓沉入地平线。第二天早晨,她的尸体在泄洪道下70码被找到,身上穿着树枝礼服,面容安详。

赶快把这个故事讲给小孩听,尿床可是会死人的。

附带损害

一位屋主想要拆掉花园里的砖块小屋,而且相当成功。但不幸的是,水泥屋顶同时也给了这个可怜的家伙当头一击。

血肉之躯对抗钢筋水泥,想也知道结果。

他被自己的房产压在了底下。不得不怀疑,一项拆除工程居然身边连帮把手的都没有。还好有个邻居正好看到,并立即报警求救。消防队员用液压油缸和高压气囊,尽量让医护人员靠近这个人,可为时已晚。他被宣布当场死亡。

面对采访时,这个邻居表示此次意外完全难以置信。

12 thoughts on “2009达尔文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